逃离爱情来祭奠这段情殇

类别:爱情短句 | 发布时间:2020-06-27 | 人气值:599
  安安在决定离开那个城市之前,用了七个夜晚来纪念她和陈越之间七年的情感,用七个夜晚咀嚼他们七年之间的点点滴滴。
  她是属于夜晚的精灵,习惯在午夜时钟敲响的时候,除去面具,洗尽铅华,变成一尘不染的莲花,静静地绽放在微凉的夜风中。所以,只有在夜晚,来祭奠这段情殇。
  初遇陈越的时候,安安的父亲去世后第三年,他像一道明媚的阳光划破她心中阴霾的天空,如同,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安安喜欢看他的黑白分明的眼睛和挺拔的鼻子,因为这两个部位比较像父亲。三个月后走到一起,陈越才知道这些,他郑重其事的问安安是不是有恋父情结,安安说他胡扯。于是他一脸深沉的告诉安安心理学上讲女孩子在选择男朋友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选择跟父亲类型相近的男人,她就是个典型。接着严正抗议安安过于偏爱他的眼睛和鼻子,而无视其他五官兄弟,警告说这将会导致内部不和,甚至因此引发战争。安安掩口而笑,然后细细的打量他一番,这才发现,原来陈越剑眉斜飞,一张脸棱角分明,整个人玉树临风,的确是个一个美男子。于是心中窃笑,但是,口头上仍然不遗余力地贬低陈越的形象和人格魅力。如是反复,陈越悟到一个真理,男人根本不该跟女人争辩,因为,输的人总是他们。且不说一般的男人没有女子口舌锋利,即便是赢了也是输,赢了和女人的口舌之争有什么光彩?
  因为屡屡受打击,陈越再不提外表如何,免得被扣上绣花枕头的美誉。结果正如安安所愿,他从此折节读书,奋发图强。白驹过隙,悠悠四年,眨眼而过,此时陈越俨然一个饱学有识,深沉有志的优秀男子。四年时间,安安同样也蜕变成蝶,陈越眼中美丽的蝴蝶。可是他一直没有看到,其实,安安始终是作茧自缚的蚕,在他喜欢的笑容背后总是有一层淡到无形的忧伤。不是他迟钝,是她隐藏太深,所以他们之间始终隔着一层纱。
  安安每每回首看过往的时光,总是不由自主的感叹时间过得太快,如同长发滑过指间的刹那,倏然而已。这些时光如同零落的花瓣飘在她的梦里,暗香浮动。
  
  他们在同一个城市的两端,每周见一次。安安喜欢这样的状态,若即若离,可以拥抱,却不会拥挤。她喜欢细水长流而非轰轰烈烈,因为太过浓烈的感情会灼伤她纤细敏感的神经。陈越时常抱怨,他们是现代版的牵牛织女。安安总是笑着接上一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安安坚决反对他叫她老婆,宝贝之类昵称,陈越无奈的摇头,半含讽刺的笑她清心寡欲,不食人间烟火。安安反唇相讥,感叹这个年代没有王子,只有白马。陈越无语,沉默半晌,直直的看着她说,我只是个正常的男人。安安脸红了,转过头,继续装傻充愣。
  陈越的母亲来了,她很喜欢安安,一直旁敲侧击的催他们结婚。陈越看着她笑,安安低着头,不言语。送她回家,路灯拉长了身影,晚风拂面,安安长发飞扬,陈越停下脚步,揽住她的肩,望着她的眼睛,诚挚地说,安安,我们结婚好吗?
  安安抬起头,神情有些恍惚,结婚在她心里一直是很遥远的事。她看着陈越,迟疑了片刻,说,我还没有想过,给我一点时间考虑好吗?
  陈越微笑点头,轻轻抱住安安。他想,只是自己提的太突然而已。他想不出安安拒绝的理由,因为他们是真的相爱。
  安安拥着被子,靠着墙,想着她和陈越的事。一辈子,听起来是有点漫长。也许有些爱能够天长地久,但是结了婚就会变的,变成亲情,或者无情。她害怕结婚,因为婚姻意味着实实在在的生活,意味着琐碎,这是她最不能容忍的。她害怕,这种日子磨灭了爱情,变成不休的争吵,甚至反目,就像父母那样。黑暗中,茫然睁大了双眼。跟自己说,陈越他是爱我的,我应该相信他。可是谁能预料将来的事,她不想有一天婚姻代替了爱情……
  她从来不对人提起家里的事,包括陈越。也不愿去想,然而现在,不能不想……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