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我被一种语言唤醒

类别:唯美短句 | 发布时间:2020-01-21 | 人气值:599
  从小上学时养成的一种习惯,只有在午夜时分头脑才最为清醒,在这时候也最缥缈和混沌。经常把费神的文书拿回家,在午夜写。这时候,周围一片寂静,静的只有我一个人了,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此时,点上一枝枝烟,拿着我的那支派克笔在方格纸上信马由缰,许多审理报告和文章也就是这样流出来的。说来也奇怪,第二天到了单位,交给打字员,出来校对稿以后,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是自己昨日午夜写的了。此时,最怕的是领导说要修改什么地方,my god!一点灵感也没有了,脑袋一片僵硬的空白。曾经向领导谦虚地说,您看着改吧,想怎么改就怎么改。呵呵,几次下来,落了个“不谦虚”的雅号。在机关里,想想它给你带来的后果吧。
  
  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地更不想参加各种应酬了。不是说自己怎样清高,随着年龄的增长,对生命的飞逝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故而不再敢浪费生命了。比如说,很多人厌恶而很多人却又趋之若鹜的吃喝,现在极为讨厌和后悔。现如今感觉到俗不可耐并且有点可憎的后怕,可能会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娇情或者虚伪的自我标榜。我想起过去年轻时候认识的一位年长者说过的话:“五十不和四十的啦(啦呱,唠嗑),四十不和三十的啦,三十不和二十的啦。”当时很不服气,并且也没有太明白是什么意思。现在想想,许多问题,只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自我认识、领会。于是,渐渐学会了沉默。
  
  当然,自己职业的薪水和性质决定了不可能山珍海味、灯红酒绿,想想那种功利性极强和暗怀目的的虚伪客套,不仅身冒冷汗,更是感觉在浪费生命。你有钱是你的,我的家庭、我的事业、我的业余生活、我的个人爱好,是我自己的。不要说是你花钱请我,我不识抬举,我识抬举,但我不愿意。不用说你有何目的,即便是无任何目的的聚会、娱乐,我为何要参加呢?你有钱,你可以买到很多东西,但是,你花钱买我牺牲个人的业余时间、和老婆孩子共享天伦的时光、我的自我充电、自我娱乐的机会,陪你消遣,我岂不太傻了?不是你在请我吃喝、唱歌、桑拿,是你在花钱买我陪你消遣。我,可不是三陪。
  
  学会了上网,查资料,bbs发帖子,html代码制作贴子,ps制图,博客个人主页,msn,好一个虚拟世界,朗朗乾坤。像一条虚弱的小鱼,在这足氧的虚幻世界里,欢快地游来游去,着实学到了不少的有用的东西。单位上了局域网,呵呵,如鱼得水,办公自动化培训,轻而易举。单位经费紧张,法学资料不多,以前靠的就是最高院每月一本的黄皮本。现在,鼠标一点,嘛,都有了,晚上写文书也不再担心资料忘带了。
  
  进入法坛时间不短了,以前注册个字母网名游荡了不短时间,在观察。慢慢的把自己珍爱的网名使用了起来。在网络上不想认识太多的朋友,和现实中一样。不仅是参差不齐的问题,关键是对光不对光的问题。02就开始在bbs玩了,也作过斑竹,看惯了论坛的“波澜壮阔”、“硝烟战火”、雅人文士、才子佳人,还有网痞、无聊之人,故而学会了初浅的甄别,回避和躲闪,忍让和不参与。
  
  玩归玩,玩物不能丧志,玩什么必须要于自己、于朋友有所帮助,最起码要于身心有益。
  
  这不,认识了一个朋友,大学教授,很好的一个人。劝我拾起拙笔,多写论文。真得要感谢他的无私,介绍我去了一个好地方,一个中国很大的知识网站。在那里更加拓宽了我的视野、开阔了我的天空。午夜,朋友给我发来了信息,劝我参加司考,虽然我早已无需参加司考了,我明白朋友的用心。是的,即便通过不了,也权当一次系统的再充电。认识这样的朋友,无憾。
  
  有机会,把酒望月,我可要测试一下你的酒量哦,低于八两,你可要小心点。
  
  你的信息我看了,午夜,我已被你的语言唤醒。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