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池的荷叶亭亭如盖

类别:心情短句 | 发布时间:2020-01-21 | 人气值:599
  天池,一听名字就很空灵,况且池里遍植荷花,清爽迎面扑来。所以我说最赏心事——天池赏荷。
  楼为仿古,青砖灰瓦,飞檐斗拱。推开雕花的木窗:一池塘,满满的,全是绿。清风不来,柳絮不飞,正是赏菏的最佳时刻。
  荷又叫莲,品性高洁。因此画家欣赏,诗人赞叹。元代王勉有诗云: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宋代周敦颐在《爱莲说》中写到“出淤泥而不染”、“是花中之君子”。在各人心中都有一支莲花,或者说每个人心中都能折射出莲的一面。因此荷不仅可以赏可以画,还可以写。心态不同,意境各异。
  叶亭亭如盖,从水里缓缓升起,在水面静静铺开。水色翠而叶色碧,相互渗透,一叶连一叶,这流动的绿和活力就滚动开去,一直到了池塘的边才停住,染绿了近旁的青草岸边的垂柳。目光也竟然有了脚,踩在荷叶上,随着心的鼓点,将一片片荷叶蹋过,眼界逐渐远去,荷塘竟也随之开阔。
  烟雨蒙蒙之日,极目远眺,薄雾浮起于荷塘,与天上的牛毛细雨相接,岸边垂柳婆娑细臂便朦胧在这仙境中了。如丝细雨轻轻敲打叶面,荷叶振动荷影翩跹,和谐之声使我想到了江南的音乐南唐的舞姬。富有生命力的水珠,极力往荷心窜。荷叶与她们开玩笑,将叶片轻轻向下微斜,便抖落在荷瑭的海里。也有幸运的,留在了荷心。量的积累换来质的飞跃,小珠变成了大珠,装载在白玉的盘里。微风过处,将一柄柄荷叶轻摇,荷心晶莹的水珠如一盏盏油灯中如豆的灯光。点燃在天池荷塘,照亮在俗世人心中。
  晴日在堤旁漫步,偶有所思,便停下步子,尽量把脚尖逼近水池,弯屈膝盖,压低视线,向荷叶间望去:一层一层的荷叶,像叠居的都市人生。然而这里宁静却不喧嚣,翠绿而不芜杂,和谐而不忤逆。荷柄纤细而修长,中通而外直,柔中有劲韧,撑起一顶荷叶,圆似斗笠,叶心是一个小盆地,向天空摊开,承受雨水,承受夜露,承受阳光!阳光照射在荷叶上又从荷叶上反弹过来,翠绿的精灵跳入眼帘。突然一阵强风从对面吹来,千百张荷叶的一侧,先是微卷,再是竖起,形成直角,阳光便射在翻起的叶底,使得那竖起的一半,顿时转成昏亮的紫黄;压低的一半在阴暗中,则转为深黛。千百张荷叶,霎时皆成深黛拖着紫黄;紫黄耀眼,碧黛深沉。风,太阳与视觉如此的偶合,闪耀出荷叶多彩而豪迈的一面,让人振奋。瞬间风过,荷叶复了原,举天而立,紫黄碧黛同时消失。我站在堤边,穿着皮鞋的脚未敢步入水池。然而,我感谢那刹那的一刻,当阳光,荷叶,轻风与人偶合时,有那瞬间的多彩的神会。
  炎炎夏日,是体现生命张力的时候。宽大慷慨的荷叶,亲密并肩,把池水覆盖得失去踪影,叠起了自己的碧绿城池。建成了城墙自己就是主宰。标枪一般的荷花,次第挺立在碧叶的丛里。荷花高翘在荷杆之巅,荷杆挺直,荷花耸尖,肥大的底部是淡白,而后淡红渐起,继续加浓,红里透蓝,蓝里透红,终于浓缩于花瓣集中的红紫尖端。尖端的紫红,似乎冒出红紫的浓烟;于是,荷池上的空气也被渲染成一片紫红了。若干荷花已将紧握的蓓蕾开放。对称匀称的花瓣,平敷在空气里,高据荷柄顶,花心上升成一个锥体,坦坦然任风在花瓣间流连冲刷。丰韵的少妇转瞬就成了半老的徐娘。不久,荷花变成了莲蓬,小巧而别致。或昂头或侧首,参差在花叶之间。此时荡舟,划破宁静,驶向深处,游动在成熟的季节里。
  蓝的天,绿的水,翠的叶,碧的柄,雪白的是采莲女的手,夏日便丰富在这五彩的颜色里。
  我也逐渐在写荷的意境中清醒,将自己化为了荷塘中的一柄。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