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吴江无边无际的太湖

类别:哲理短句 | 发布时间:2020-01-17 | 人气值:599
  轻轻的,我来了,别让我细碎的脚步把你惊醒——梦中的吴江!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杭中间是吴江。东临上海,西枕太湖,南接浙江,北依苏州,中间的这块福地便是长三角怀里的宠儿吴江。一座城,能如此得天然之境,无疑是幸运的。

  一曲《太湖美》令多少人陶醉,又令多少人神往?太湖之美,如梦似幻,人间仙境,世人皆知。而吴江是天堂中的天堂,正所谓“太湖风光美,精华在吴江”。

  吴江属于典型的江南水乡,素有“水乡泽国”之称。大小数百个湖泊点缀在城乡之间,全市境内河道纵横,水域面积占全市总面积的三分之一。可以说,吴江是一座睡在水上的城市。大运河、太浦河,犹如一块十字玉佩,一横一竖撑起了吴江物产丰饶、人杰地灵的神奇经纬,也撑起了鱼米之乡、丝绸之都的独特神韵。那一座座古朴的石桥,那一声声欸乃的摇橹,那一缕缕袅袅的饮烟……映照着吴江的日月星辰,滋润着吴江的春夏秋冬。水芹、水花、水秀、水英……一个个如水中捞起来的名字,喊一声,便满口生津,韵味十足;同里、黎里、震泽、盛泽……一个个浮在水上的古镇,去一趟,就满眼生羡,不忍离去。

  山峰眉目含情,碧水波光有意。吴江就像一朵泊在水上的睡莲。当淡淡的烟雾从太湖袅袅升起,淡梦一般笼了天际时,吴江变得有些缥缈朦胧起来。日出,一处处形状各异的水面像一片片的花瓣,泛着粼粼波光。一个个古村镇风韵更浓,似乎只待丝竹声起,便翩翩起舞。

  过去,行走在清康熙年间震泽镇为纪念大禹治水而建的禹迹桥上,遥想当年“大禹治水、震泽厎定”的勇气和智慧;今天,漫步于吴江太湖新城远眺烟波浩淼的苏州湾,感受吴淞江源头大开发的热潮,体会当代大禹治理东太湖的魄力与远见,观赏“中国散文之乡”太湖“水天堂”的优美画卷。

  此时,撑一只扁舟在太湖上逍遥,行走在梦幻吴江,吴越的陈年旧事被粼粼波光旖旎,不知这潋滟中,有几分是西子多情的秋波?河上有一两只龙舟,更多的是浅棕色的小船,约三米见长,船尾一船夫摇橹。一船船的红菱雪藕在水乡飘着,飘进了古镇集市。鲜紫的菱角个儿大,壳硬饱满,剥开一看,里面乳白的菱肉脆嫩甜爽。吴江的雪藕是很有名的,曾经是皇宫里的供品,孔小,质地细腻,清醇甘美,光洁的形状常常被比喻为红粉佳人的皓腕。

  吴地口音浓浓的司机热情好客,光滑的青石板铺砌的曲曲折折清清幽幽的小巷,落脚沾染青苔的粉墙黛瓦的民居,新鲜和惊异着异乡人的目光。巷道上,一位乌髻高挽面容皎好的少妇推着童车缓步行来,半露的胳臂肤色细腻白皙如雪藕,童车里粉嫩的婴儿正咿呀自语手舞足蹈,朱红的衣裳绣着珍禽图案。

  早上,一大群晨练的老大爷和老奶奶们踏着优美的音乐节奏欢快地跳着各种健身操和广场舞,还有的悠闲地打着太极拳,甚至还有不少年轻的男女青年得意地扭着秧歌,这真应验了“生命在于运动”的这句俗语,吴江的人热爱生活。

  吴江的街道格外的干净。大街小巷很少看见树叶和纸屑,清洁工人每天甚至把街道都拖一遍,市民文化素质都比较高,没有人在大街上随便扔垃圾,他们出门一般都会带上几个小塑料袋,垃圾随手拎着,只有在看到垃圾箱时才把它放进去。

  吴江的人们最守规矩的。路过食品店门前,经常会看到顾客自觉排起一条条的长龙;经过十字路口,吴江人总是自觉遵守交通规则,红灯停,绿灯行,信守“宁停三分,不抢一秒”的原则,无论是快车道、慢车道还是人行道都一样,人们十分和谐平安,各自忙碌着,互不相干。

  朋友,当你沉浸在赞叹苏州美丽的时候,也许您忽略了图上的吴江区,告诉您可能不相信,驰名中外的太湖“三白”—白虾、白鱼、银鱼和太湖大闸蟹等都是吴江的水养育的!

  吴江这个地方,自古钟灵毓秀,人才辈出,南派诗人柳亚子和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都是吴江人。风光旖旎的江南水乡,吸引了不少画家、摄影家前来写生、拍摄,也吸引了不少拍外景的电影、电视剧组。

  太湖确是宠了吴江,不仅为她铺开辽阔的水面,更赋予她蕴藉与幽婉。浩渺太湖水,幽深了吴江的目光,江南水乡的韵味便在这目光中荡漾。烟雨江南,有几多风情是吴江在浅斟低唱?步移景异的临街水巷、门前河埠、贴水廊棚、三桥相会、驳岸楼阁,犹如一幅幅“盈盈碧水相环,楼阁隔河相望”的水墨画,成了江南众多水乡城市的经典范例。

  这一切看似是平凡,其中凝结着吴江区几代领导开拓创新,带领吴江人民不懈奋斗的汗水,更是凝结着勤劳吴江人民的智慧和结晶。当夜幕降临,白天的喧嚣与烦扰渐行渐远退去,静静地坐在荧屏前,捧一卷书,沏一杯茶,听一段曲,续一篇文。看着杯口雾气袅袅,心也会随着水底的茶叶渐渐舒张,思绪若清泉汩汩流淌,粼粼波光,柔波细浪,摇曳生姿,如在梦中……

  无边无际的太湖,把水的意象构建得格外丰满,在清晨的层层涟漪间勾画“日出江花红似火”的图景,于黄昏结出“落霞与孤鹜齐飞”的画卷。点点帆影,串起太湖的月落星沉,也串起了吴江的所有向往。

  “小楼听春雨,绿草绣长街”,苏州评弹声飘进我的耳膜,萦绕在心中一个遥远的梦。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姑苏之行,寄旅吴江,如一片清荷慰寄我心。告别吴江前,我悄悄对她说:不论前世是否有意,只因今生肯定有缘!也许,有一天我还会再来吴江,相信看到的一定是我梦中的江南小城的另一番模样。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