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DD的一封信

类别:哲理短句 | 发布时间:2020-01-21 | 人气值:599
  之前,我收到dd的一封信。信中她提到自己身体的近况。并要求我对此保持沉默。我便写下了这封信——题记
  
  dd:  
  信件和东西收到。沉默中……
  先来说说我吧。最近我在一个抬眼就能看到雪山的地方,一个因为天空狭小所以干燥无雨的地方。有条名字古怪的小河(杂谷脑河)象一个童蒙未启的孩子,就在我的窗外溜达。还有一条路在我的门前,陪着两行高大的洋槐树通往前方和后方。有山有水有路,基本上,我什么都不缺了。最近太阳贪图捷径不再从这个山谷里经过,幸而我准备了取暖器;取暖器温暖不到的地方,幸而有你的记挂……
  我住在一座古旧的木楼上,小院包围着,红瓦白墙,座北朝南,其横空突兀的样子象一座阿拉丁式的宫殿。院子里有两个胆子极大的童男童女,有一只随时对着你喵喵乱叫的懒猫。噔噔噔上了二楼,左边紧靠楼梯的那间,不用敲门(因为从不关门),你就可以看到一床、一桌、一凳,如果还有一个正在抽烟且傻笑的人,那就是我。床边有一个塑料的大酒筒,我要请你喝里面装着的……哈哈别怕,是山野花蜂蜜!因为是当地的“坐地蜂”采自几百种花木,所以颇有股土腥味,不好吃但有药性。
  坐下吧,dd,就坐在铺着绿白格子床单的床上吧。久违了,而且以后还可能继续久违下去,所以让我好好跟你说会儿话——你注意到我的窗台上的两盆兰草没有?一株简捷,一株飘逸。我不懂兰草,那是一个刚认识的朋友托我代养的,他最近家事纷烦,自顾不暇,我就抱来了放在那里,每天亲近。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寄望她们在今冬开花,所以,很满足于她们的枝叶纵横穿插的样子。我得到的嘱咐是,不能给她们浇太多的水,湿润就好了,我尽力做到了。她们的根部已经浅浅地露出黄绿色生长的痕迹,看来对我还算满意。听说这种植物养好了才叫兰花,养不好,它就是一棵普普通通的草。嘿,跟人一样。
  我就是一棵草,而你,我觉得是花。不要反对,dd!我不是在赞美你长得漂亮,而是说,你活得象一朵花:有含有蓄;有香有色;有思有想;有不悲有不喜;有所待有所弃;开有时谢有期;爱不尽笑不离……dd,我也想变成花,哪怕只有很短的时间。把如花的爱给自己的亲人和朋友,不要在他们的眼中看见感动,只要在他们的脸上看到欢笑!
  昨天晚上,在路灯的照射下,我发现这里开始下雪了,很细很碎很容易被风吹得无影无踪,是名副其实的小雪。有一刻甚至有种幻觉,仿佛看见的是夏日灯光下的千百飞虫。但是小李飞刀似的冷风请求我面对现实的肃杀。而院子里的榆树保持哭哭啼啼的样子,落下来的叶子和挂在树上的叶子已经一样多了。临近的村民们开始杀“年猪”,灌香肠,熏腊肉,请客吃饭走亲戚。——又到了一年之末,就象是甘蔗吃到了末梢,甜固然有些甜味儿,但总难免有很多梗梗噎噎,下不得口,放不得心。dd,你也是这样的感觉吗?
  反过来一想:水忙着变成雪,雪忙着变成冰,树叶忙着凋落,年节忙着来去,生命忙着轮转,我们唯一可以保持不变的,惟有相互的关爱!
  dd,说实话,看了你的信,一开始我很少有地感到了一丝忧伤,因而也想到了父亲,他已经过世20年了,过几天,就到了他的忌日,那一天也曾经是他的生日。我爱他同时也很怕他,所以在他的生前,我从来没有感受到他对我的需要。但是,现在我明白,其实我对他同样的重要,虽然他从来不会表达。人是多么可怜和可笑的一种动物,如果是狗就会大摇大摆地凑到伙伴面前,闻他舔他,一览无余地表示好感;如果是蜻蜓,就会飞过来整个抱住他;如果是一株植物,也会不遗余力地缠绕他。而人不行,哪怕是亲人,也要藏而不露,也要强求情感的收支平衡,也要欲擒故纵,也要似是而非。仿佛这样才能得到终极的安全。在一个不该忧伤的日子,我真切地感到了一丝忧伤,因为我想到你,想到父亲。我想到,人对关爱的渴求是无止境的,即使一个逝去了几十年的人,他仍然以一种静态的样子渴望着,让人无法拒绝。何况我们呢——还能在时间的漏斗里滴滴答答……
你可能感兴趣的